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灵药百姓

 大军的母亲得了肝癌,已确诊为晚期,住院治疗了。

  这天上午,大军和妻子刚到医院,还没来得及跟母亲说句话,就被主治医生叫了出去:“老太太的情况不是很好啊,医院里的人血白蛋白已经没货了,等医院进货,我怕来不及,你看能不能想想其他办法,总之越快越好。”

  一听这话,大军哪敢犹豫,赶忙到市里最大的药店去问,没货。他又接连跑了好几家大药店,结果都一样。大军慌了,赶紧给妻子打了电话,让妻子也帮忙问问医生,看他们有没有门路。很快,妻子回了话:“医生也没门路,只让越快越好。并提醒大军,别只盯着大药店,试试去小药店看看,找到的几率可能更大些。”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军赶忙向市内的小药店找寻,结果还是一样,没货。这可把大军愁坏了,这可怎么办?他一屁股坐在药店的台阶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喂!买药的。”大军正犯愁呢,一听有人叫他,转身看了看,正是药店老板。他走近大军,小声问道:“谁让你来买这药的?”

  大军沮丧地站了起来,对老板说:“医生啊,还让尽快找到,可这,唉……”

  老板上下打量了大军好一会儿,才压低声音说:“我跟你说啊,这种药已经断货了,市面上买不到了。不过,我朋友那里好像还有两支,但很贵,得七百块一支呢。你有兴趣吗?”

  一听这话,大军兴奋得跳了起来:“要!现在能拿到吗?”

  药店老板笑了笑,说:“别急,我得先问问他,货有没有卖出去。这样吧,你把武汉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手机号留给我,我明天上午给你消息。”

  留下手机号,谢过药店老板后,大军匆匆忙忙赶回医院,把事情经过跟妻子说了一遍。妻子有些怀疑,提醒大军:“医生说这药很难找。药店老板又搞得那么神秘,不会是假的吧。”

  一经提醒,大军回想起事情的经过,发觉妻子说得很有道理。正在犹豫的时候,手机响了,是药店老板打来的:“你真有福气,货还留着呢。这样吧,你现在就过来拿吧。”

  大军迟疑了,谎说:“老板,现在我脱不开身,就一个人陪床呢。能给我留一晚上吗?我明天一早一定去。”

  “哎呀,恐怕不行吧!”老板有些可惜地说,“朋友说了,货其实已经订出去了,但人家要几天后才来取货。正赶上我要,所以先紧着我来。”

  大军一听,顿时急了:“别别,我一会儿就过去。”

  妻子从大军的反应中听出其中有诈,立即拦住了大军,说:“万一是假的,那等于把妈给害了。要不这样,你去求求主治医生,让他跟你一起去,这样既不用担心药是假的,咱妈也有救了。”

  大军虽然不情愿,但母亲的确需要这种药,没办法,只好逼着自己去求医生,好说歹说,只差没磕头下跪了,医生总算是答应了。

  等医生下了班,已是傍晚了。大军和医生赶到了那家药店,见到老板后,就迫不及待地说:“老板,我来拿药了。”

  老板看了眼大军,又瞟了眼身边的人,疑惑地问:“拿什么药?”

  大军急了,慌忙解释南京那家治癫痫最好,还没解释完,就被药店老板一口回绝了:“没有这回事儿!”

  一听这话,大军惊呆了,还想再争辩些什么,就被医生拉了出去。医生摇着头对大军说:“我就不该跟你来。这类药品是处方药,他们涉嫌暴利销售,执法部门查得很紧,人家对你起疑心了。”

  大军更急了,拉着医生说:“那我进去跟他说明情况,说你是医生,我是患者家属。他是不是放心了。”

  医生摆了摆手,说:“人家不会信的。你啊,还是再想想其他办法吧。要是你在医药公司有关系的话,或许能帮上忙。”说完看了手表,“好了,我今晚还有事,先走了。”

  医药公司?大军苦笑了起来。要有医药公司的关系,我还能遭这么大的罪。唉,现在好容易找到,不能就这么放弃了。想到这,大军一咬牙转身向药店走去,可店员却告诉他,老板已经走了。

  晚上,大军不停地给老板打电话,可人家就是不接。大军急得团团转。

  “大军!你别这么着急!”妻子安慰大军,“我有个办法,你告诉我那家药店的地址。你啊,就别再露面了,我明天去买。”大军只能点头同意。

  第二天中午,妻子满头大汗地回来了。她把大军拉出病房,小声地说着她的买药经历。大军一听立刻明白了,说帮忙,说药在朋友那都是瞎掰!药其实就在老板手上。但母亲确实需要这药啊,想到这里,大军叹了口气,对妻子说:“别折腾了,今天要是能买回来就买回来吧。”

  妻子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正这时,大合肥看癫痫病的专家哪个好军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正是药店老板,他接了电话,只听药店老板说:“喂,昨天你给我打过电话了?”

  大军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是啊,可你不接啊。”

  老板不紧不慢地说:“不好意思,昨天我把手机落在药店了。你是不是还想拿药?别担心,给你留着呢。不过今天你想拿的话,一支就要九百了。”

  “为什么?”大军疑惑了,“昨天还七百呢。”

  “是这么回事,”老板解释说,“上午有个女的来买药。人家愿意出一千呢。可昨天我先答应你的,所以才问问你。你要的话,咱来个折中,每支九百,傍晚就过来拿。”

  听完这些话,大军肺都要气炸了,对着话筒一阵狂吼:“上午那个去买药的‘女的’,就是我老婆,到底怎么个情况,我一清二楚。你少给我装……”

  “啪”!大军还没骂完,老板把手机挂断了。

  傍晚,妻子一脸沮丧地回来了:“气死我了。没买到!”大军慌忙问怎么回事。原来妻子刚到药店,就来了位买药的男人,甩出一千七,点着名要人血白蛋白。妻子急了,说:“这药我定了。”老板很为难地说:“朋友说谁出的钱多,就卖给谁。我就是帮着代卖的,做不了主啊。”

  妻子只带了一千五,让老板先别卖,马上回家拿钱。老板没说话呢,买药的男人却红着眼吼了起来:“电话里说好了,每支八百五,你今天要敢卖给别人,我砸了你这黑店。”老板吓得慌忙从冰箱内取出药,交给了男人。妻子哪肯同意,老板却满不在乎地说:“别嚷嚷啊,我再给你联怀化治癫痫正规医院系联系,有了就给你打电话。”说完头也不回地出了药店,走了。

  一连两天过去了,药还是没有找着。

  这天,大军刚来到母亲的病房,医生就把他叫了出去,说:“老太太的癌细胞扩散得比较快啊……”

  “什么?”大军有些慌了神,“大夫,我正在找药呢,等我媳妇来了,我马上就出去找。”

  医生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不是催你去买药,是说老太太的癌细胞虽然扩散得比较快,但明显低于同类病人的水平。”说到这儿,大夫拍了拍大军的肩头,“找药的事,你爱人都跟我说了。人血白蛋白不是抗癌药品,它只能起到辅助治疗作用,既然找不到就算了,这世上没有起死回生的灵药。多陪陪病人、多安慰病人,对治疗也是非常有帮助的。”大军感激地点了点头。

  母亲见大军进来了,心疼地说:“大军,妈没事。这才几天啊,看把你给累的。”大军笑着拉起母亲的手说:“妈,我没事,您别担心。我请了好几天的假,就专门陪着您,直到您病好,咱就一起回家。”

  大军话音刚落,妻子推门走了进来,三人说了会儿闲话后,妻子把大军拉出病房,催促道:“有我陪着妈呢,你快去找药吧。”

  大军摇了摇头说:“不用了,药已经找到了。”妻子一愣,奇怪地看着大军:“找到了?什么时候找到的?”

  “就今天。”说到这儿,大军眼里突然泛起了泪光,有些哽咽地说,“药,就是咱自己。其实现在没有比咱的孝心、关心更好、更珍贵的药了。”

© wx.yshxj.com  爱书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