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浮士德 悲剧第二部 第二幕 彭纳渥斯河下游www.hlmsw.cn,皇马vs拜仁

河周围有沼泽,水精宁芙们环绕其间。 彭纳渥斯   摇曳吧,萧萧的芦苇!   吹息吧,葭获的姐妹!   轻盈的柳枝袅娜迎风,   颤动的白杨语声细碎,   这一切打破了我的梦寐!——   瑟瑟灵风吹醒了我的神智,   悄悄地震撼着上下四围,   把我从波流和安息中唤回。 浮士德 (走近河边)   如果我听得分明,就不得不信,   从灌木丛林,   从枝条交错的绿荫背后,   发出一种酷似人类的声音。   水波似乎在向人絮语,   微风也使人披襟解愠。 宁芙们 (向浮士德)   请在这儿卧倒,   这样于你最好,   好在清凉之中,   恢复四肢疲劳,   也好享受安息,   它常对你回避,   我们萧萧瑟瑟,   不断向你低语。 浮士德   我是清醒的呀!让她们自便,   无比的姿态嫣妍,   在那儿呈现在我眼前。   我从内心里感到妙不可言!   究竟是回忆?还是梦幻?   你曾经这么幸福过一番。   穿过稠密而颤动的树丛中间,   新绿中泻出一派流泉,   听不出琮琮潺潺;   泉源来自四方八面,   汇合成宜浴的浅浅清渊,   水光儿明彻可鉴。   壮健的妙龄女性,   玉体在水镜中俯仰横陈,   加倍地耀得人双目难睁!   她们载嬉载游,三三两两,   泅水奋进,涉水惶惶,   终于娇声高呼,水战一场。   我本当对众美欣赏,   在这儿尽情把眼福饱尝;   可是我的心神不断前闯。   目光犀利地透过重障:   在那葱茏的绿荫深处,   绰约地隐藏着崇高的女王。   奇妙呀!天鹅也结队成群,   以庄严纯洁的姿态,   从港湾向这儿游泳,   悠然地遨游,我我卿卿,   但又有自豪而自得的神情,   看那头和喙摇摆不定!--   其中有一只超群出众,   仿佛在夸示沧州专治癫痫医院有哪家自己的英勇,   迅速离开鹅群而破浪乘风;   它浑身的翎毛竖立蓬蓬,   在水上搅得波翻浪涌,   直向那神圣的所在猛冲——   余鹅则浮来浮去,   舒徐地闪灼着霜毛玉羽,   一会儿又引吭吵闹不已,   以转移那些娇怯女郎的注意,   使她们只顾到自身的安全,   而忘了对女王的效忠服役。 宁芙们   快快倾听,姐妹们,   向河岸的绿阶靠近!   要是我听得分明,   仿佛是马蹄得得的声音。   不知道究系何人,   在传送今宵的急信! 浮士德   果然有蹄声匆匆。   连大地都在震动。   且朝那边望去!   机缘难遇,   难道我唾手可取?   哦,这真是奇妙无比!   有人朝这儿纵马行近,   好像是位智勇双全的豪英,   骑在白马上眩人目睛——   我如其没错,已经认出了他:   他便是斐丽娜之子,鼎鼎大名!--   留步,希隆?留步!我有事奉恳—— 希隆   有啥事情?有何见示? 浮士德   请稍留玉趾! 希隆   我不惯休息。 浮士德   那就请你把我带去! 希隆   骑上背来!我可以随便问你:   到何处去?你在这儿岸边伫立,   我愿意渡你过河去。 浮士德 (骑上背去)   随你驰行吧,我永感盛意!——   卓绝的伟人,高尚的教师,   你教育出英雄人物扬名当世,   比如阿尔哥船上的一批勇士,   还有构成诗人世界的一切权威。 希隆   过去的事儿不必再提!   连巴娜丝作教师也失面子;   弟子们到头来各行其是,   仿佛压根儿就没受过教育。 浮士德   你遍识百草的名字,   洞悉根株的妙理,   使伤者止痛,病者痊愈,   我全心全力拥抱你这名医1 希隆   若有英雄在我身边负伤,   我懂得为他处方和医治;   可是后来我已将医术放弃,   把武汉癫痫病哪家医院能治好它传给了巫婆和僧侣。 浮士德   你真是伟大人物,   不肯听半句谀词,   始终在谦逊回避,   表现得平淡无奇。 希隆   我看出你娴于词令,   同样地会奉承王侯与平民。 浮士德   可是你得向我承认:   你见到过同时代顶天立地的伟人,   追随崇高典范而建立殊勋,   半神似地严肃度过一生。   屈指数这佼佼群英,   你认为谁算得出众超群? 希隆   阿尔哥船上的济济群英,   各人有各人的真实本领,   他们凭着天赋的才能,   彼此截长补短,相辅相成。   若论少壮和美好,   狄俄斯库伦兄弟位列前茅。   要说当机立断,急公好义,   波雷亚斯兄弟堪称第一。   说到深思,刚毅,多智善谋,   当然是雅松,而且深得女性的恩宠。   奥尔斐斯始终温和而沉静,   他鼓动琴弦使众人荡魄消魂。   千里眼林奎斯目光炯炯,   不分昼夜,使圣船通过暗礁和海滨。   只有同心协力才能战胜危险,   一人从事则须众口称赞。 浮士德   你为什么毫不提起赫尔库勒斯? 希隆   唉!你切莫勾起我的怀思!——   我不曾见过费波斯,   也不曾见过阿勒斯和赫尔美斯;   我却亲眼见到这天挺英姿,   叫人膜拜不止。   他是位天生的君王,   少壮时便神彩飞扬,   臣事他的兄长,   也拜倒那些绝色的娇娘。   该亚生不出一双,   赫贝未把他引进天堂;   歌咏不足以摹其声色,   石雕也难以塑其形象。 浮士德   雕塑家尽管惨淡经营,   也表现不出他那龙虎精神。   你已经谈过超群男子,   现在再谈谈绝色佳人。 希隆   什么!女性的美毫不足道,   呆板的形象常常显得无聊,   我只赞赏这样的阿娇,   她从内心涌现出快乐逍遥。   美丽本身原是幸福;   我曾把海武汉治癫痫病初选医院伦背负,   那种妩媚风流谁也不能抗拒。 浮士德   你曾经驮过她? 希隆   是呀,就在我的背上, 浮士德   我已经意乱心慌,   何幸而得附骥的殊赏! 希隆   她抓牢我的头发,   就和你现在一样。 浮士德   哦,我简直快要发狂!——   请你细讲那种情况:   她是我唯一爱慕的对象!   你从何处背她来又背往何方? 希隆   这个问题容易解释:   那时多亏狄俄斯库伦兄弟见义勇为,   从强盗手中解放了这小妹妹。   但是强盗们不甘失败,   鼓起勇气又从后赶来。   姐妹们往前逃窜,   却被爱内西斯的沼泽所阻拦;   狄氏兄弟徒涉,我冲波泅到彼岸,   她才从背上跳下,脱离危险;   她抚摩我潮湿的鬃毛,巧啭莺簧:   感谢得伶俐可爱,不卑不亢。   多么动人哟!豆蔻年华已使老年人神往! 浮士德   她才十岁年纪!—— 希隆   我看这是文人弄笔,   骗了你也骗了他们自己。   神话上的女子与众不同:   诗人凭艺术想象来加工。   她不到成年,更说不上老,   盈盈体态百媚千娇。   幼年被人拐诱,年长被人追求,   总之,诗人们不为时间所掣肘。 浮士德   但愿她不受时间的制限!   阿希尔在斐莱和她见面,   也超越了一切时间。   反抗命运而争得的爱情,这幸福才算希罕!   难道我怀着千百种相思,   无力使绝代佳人再世?   她那永恒的品质堪与诸神相比,   伟大而又温柔,崇高而又婉丽。   你看见她在当时,我看见她在今日。   美到令人销魂,美到使人着迷!   我的心灵和肉体都被牢系:   得不到她,我宁愿一死。 希隆   异邦客人,你为人如此执迷,   在神界中未免显得发痴。   不过今天你碰着运气,   因为每年只有很少几时,   我去看望曼陀癫疯病住院七天能治吗,埃斯库拉卜的亲女,   她暗中祷告,向父亲哀诉,   为了保持他们的荣誉,   必须纯洁医生的宗旨,   切不可乱投虎狼之药致人于死。   她在巫女帮中最讨我欢喜,   并不丑怪惹厌而是乐善好施;   你若在她家逗留些时,   她会用草药把你从根治愈。 浮士德   我毋需医治,我的心灵磅礴有力,   若被医治,我便和常人一样可鄙。 希隆   莫错过灵泉疗疾的时机!   快下背来!我们已到了目的地。 浮士德   请你明言,在这恐怖的夜间,   你踏着浅滩,将我带到了什么地点? 希隆   罗马和希腊曾在此地争战,   右是彭纳渥斯河,左是奥林普山,   最大的帝国沉没在沙土中不见:   国王逃窜,市民凯旋。   快向上看!就离这儿不远,   月光中矗立着永恒的神殿。 曼陀 (正在殿内梦呓)   马蹄得得渐行近,   殿前神阶起回声,   想是半神来光临。 希隆   果然被你猜准!   快睁开你的眼睛! 曼陀 (醒来)   欢迎!我知道你必然光降。 希隆   你的神殿却也依然无恙! 曼陀   你老还是不倦地奔走四方? 希隆   你依然是深处殿堂,   我却喜欢东奔西闯。 曼陀   我静待着,让时辰旋转。   这位是谁? 希隆   他是被邪恶的夜晚,   旋涡似地卷到此间。   他在追求海伦,   神智有些疯颠,   却不知道哪儿去和怎么办;   埃斯库拉卜的疗法于他最为安全。 曼陀   贪图不可能的人,我倒喜欢。   希隆已远远离去。   进来吧,大胆的人儿,你应当欢喜!   这条黑暗走廊直通贝瑟封娜的住地。   她在奥林普的空洞山麓,   悄悄地偷听不许外传的祝福。   我曾把奥尔斐斯偷领进去;   奋勇!果敢!更好地利用时机!   (同下)  

© wx.yshxj.com  爱书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