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二月二这天心情随笔

阳光洒满了客厅,我才磨蹭着起来。再睡,已经不可能了。鞭炮声,此起彼伏。什么样的人家,能把过年的鞭炮,留到现在呢。二月二,龙抬头。具体这天有什么寓意,我真不清楚,只知道应该吃猪头肉。而我家不吃那东西。

昨晚睡得挺晚。孩子在看电视,湖南台的我是歌手,都午夜了还没结束。我看到女儿蹲在沙发和茶几之间,刚洗的头,可怎么泪眼婆娑的,我说女儿你怎么地了。她说爸刚才我看哭了,谭维维唱乌兰巴托之夜。

爸,女儿停顿了一下,竟又哽咽起来。我说起来坐着,没事儿,爸爸在这儿呢。

爸,我怕你死了,呜--呜---呜,一想到你死了,我就难受,爸你别死。

这是怎么说的,孩子的举动吓我一跳。

儿子,爸不能死。我就是颈椎病,我自己能治好,怎能死军海医院好吗呢。

谭维维唱乌兰巴托之夜,她爸爸去世了,她这首歌是献给爸爸的。我就想起乌兰巴托的爸爸那首歌了。我跟着谭维维唱,我就想,我爸死了可怎么办呐,我就哭了。爸,你好好儿的啊,你别死。

孩子的话让我感动又,长这么大,女儿头一次这么跟我说事。这孩子大了,她懂得珍惜爸爸了,她知道有一天爸爸会死,会离开她。

你想这些事干嘛,儿啊,我不想你的性格太感伤。谁都会死,我还有许多事要做呢,爸一时半会死不了,我要死了,一定让你准备充分,不会突然,不会把你吓着。

别哭了啊儿子,没啥了不起的,你看谁家生孩子了,不都乐嘛,摆酒请客的,有生就有死,这是自然现象。早点儿休息吧。

女儿临睡时,扒着门框说,爸爸晚安,爸你也早点儿睡啊。这孩子临睡也怕我鞍山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死了似的。

女儿休息了。可我怎么能睡得着呢,到阳台,连抽了两只烟,心里是又激动又难过。为了孩子我也要好好活啊,女儿竟然还那么在乎我,初三以后,她很少像以前似的,跟我聊天儿了,没想到我在她心中还是那么重要。

我妈刚走那几年,我难受的厉害。那阵子,特别沉迷于蒙古语的歌,斯日其玛、巴雅斯古楞、哈琳,她们的歌没少听,08年在四川,往家里打电话,让放巴雅斯古楞的歌,我在电话那边儿听着。没想到不知不觉中,竟也影响了孩子。

这就叫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我那阵子的忧郁竟感染她了,真是罪过。

头没梳脸没洗,在阳台上,我坐着小板凳晒太阳。女儿补课去了,就我一个人在家。

那只灰道子鸽子看到我了,飞落到栏杆上,瞅着我。然后落到宁夏颠痫医院脚边,抬起脑袋,又歪着头看我。

她是饿了,平时这个点儿已经喂完食了。

我没理她。睡眠不好,我精神头不足。过一会我想逗下她。我把右拳,递了出去。

这只灰道子鸽马上过来,把喙伸到手指缝里。以前,我都是伸手喂他们,手上放着鸽粮,鸽子常常落在身上闹。

我想算了,人可以不吃,鸽子得喂。我回屋取了鸽粮盒,打了两声口哨,剩下那六只鸽子,刮风般的,从东边阳台鸽子窝那边旋了过来。

七只鸽子在脚边忙碌地啄食,我用手抚摸,也不飞跑。

阳光照在身上、脸上,暖暖的,头发都感到了热。今天好天气,最高气温达到十五度了,连续三天十五度以上,白玉兰就有可能开花了。

我站起身,细心打量我的几棵植物,真快,几日到哪里看癫痫病不见,黄刺玫的叶芽已经拱出头儿了,红枫靠窗那边,竟然出了一片嫩叶。大自然的变化多快啊,这好天气,我怎能在这儿打盹呢。

我开始收拾阳台,枯枝落叶扫干净,把水闸打开,接通阳台的水阀,反正也不会冻了。装好垃圾,又把地砖用水刷了。窗户玻璃不太干净,再擦窗户,抹窗台,空调外机,干的身上热乎乎的。

干劲儿来了,接着换鱼缸水。换下来的鱼水正好浇花。家里的花草都浇了遍透水,春天来了,浇水正是时候,给植物们加把劲儿。

趁热打铁,我又跳到东阳台,把鸽子窝彻底打扫一遍,鸽子粪堆到墙角,那可是好肥料啊。阳光这么好,把被也拿出来晾晾,屋里通通风。我干的热火朝天的。

我一边干活,一边听收音机的中国之声。这二月二龙抬头,赶上劳动节了。

上一篇: 春儿童散文 下一篇: 运动风采儿童散文
© wx.yshxj.com  爱书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