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情感日志 >

吃人的深渊

  这是夏日的双休日。晴空万里清风微拂,天气并不算很热,正是驴友们外出游山玩水的大好时光。现在就有两男两女四位年轻的驴友正穿行在莽莽苍苍的大青山里。
  
  两男叫多情剑客、独行侠;两女叫闻香起舞、红颜劫。不消说这是他们的网名,实际上他们也正是在网上认识的。大家一聊之下非常投缘,又都对神奇险峻的大青山非常向往,所以就相约在这个美丽的双休日结伴而行了。他们没有打听彼此的真实姓名及其他信息,萍水相逢聚过即散,没有什么好留恋的,这方是驴友的洒脱本色。
  
  可好的兴致并没有带来好的运气。老天转眼间下起了瓢泼大雨,淋得四人狼狈不堪,而原本就稍显瘦弱苍白的闻香起舞更加气喘吁吁,瞧她的双腿都开始抖了,显然体力透支相当严重。多情剑客见了心中不忍,说:“要不,我们找个地方歇一会吧?”
  
  闻香起舞却坚决摇摇头,说:“不行,天就要黑了,雨又这么大会引发泥石流的。所以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宿营地,不能为了我耽误了大伙。对了,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说完跑进路旁的密林中。女孩子的事不好多问,大伙连忙挤在一棵能遮雨的大树下,趁这机会喝点水吃点干粮补充体力。
  
  不一会儿的工夫闻香起舞回来了。嗬,她看上去脚步轻盈眼睛明亮,好像完全换了个人似的,以至于红颜劫忍不住打趣道:“原来你是躲着我们偷偷进补的啊。快说,偷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闻香起舞切切笑着说:“哪里啊,我只吃了一块面包而已,平日里我很注重锻炼身体的,所以恢复得很快哟。”
  
  于是大伙又继续赶路。雨虽然停了,可天也渐渐有点昏暗了,正心焦,忽听得打头的独行侠惊喜地大叫起来:“哇,有救啦!”原来眼前神话般出现了农村里最常见的那种一溜三间的房子,屋后不远处却是一副催枯拉朽的样子,显然那场暴雨引发的泥石流与这屋子擦肩而过。
  
  四个人一下子兴奋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屋前喊了几声,却不见人作答。进屋一看,蜘蛛网灰尘满眼都是,显然有好久没住人了。就在这时进了东边房的多情剑客大叫起来:“这儿有一个箱子!”
  
  只见多情剑客正从床底下吃力地拖出一个巨大的密码箱,耳朵里又听得他继续说:“我一进这屋就发觉不对劲,本能地觉得这屋刚刚进来过人,所以留心搜索了一下,结果发现了这个。你们看,这屋子内处处都是灰尘,可这箱子呢?”
  
  是的,这箱子锃明瓦亮干干净净没有一星半点灰尘,难道真有人刚刚进来过?那他人呢?屋内的气氛一下子诡异起来。
  张家口羊羔疯频繁发作如何治疗r>  多情剑客望着密码箱沉思着又说:“我说,我们把这个箱子打开来看看怎么样?我总觉得这里面有名堂。”
  
  红颜劫一听胆怯地说:“不好吧。这可不是我们的东西,万一人家回来怎么办?”
  
  闻香起舞却一下子兴奋起来,说:“打开也无妨,万一里面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们也好提前作准备嘛,可是怎么打开呢?这可是密码箱啊。”
  
  却听多情剑客得意地说:“这对我来说小事一桩,平日里我最爱鼓捣这些玩意了。”说着把耳朵贴上去,然后小心地转动起密码锁来。不一会儿“吧嗒”一声响,竟真的打开了一只锁!接着他又故■重演打开了另一只锁。
  
  多情剑客一打开箱子四个人忍不住异口同声地失声惊呼起来:箱子里满满当当的全是百元大钞!这时红颜劫开口了:“这里面的钱不少于一百万。”
  
  独行侠一听狐疑地说:“这就怪了,你没数是怎么知道的?”
  
  红颜劫一甩头发,说:“不瞒各位,我是银行的职员,天天跟钱打交道,所以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这时闻香起舞忽然想起了什么,神情紧张地说:“我听说造假币分子最爱把深山老林山洞什么的作为工厂,这房子莫不就是他们的工厂?这钞票莫不是假的?”
  
  红颜劫听了拿起一捆钞票仔细看了看,又从底层掏出一捆钞票看了看,然后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我敢拿性命担保,这些钞票全是真的。”
  
  天渐渐黑下来了,望着从天而降的巨款每个人心跳都在加快,一百万啊,别墅、车子……多情剑客忽然使劲咽了咽口水,不自然地说:“我看,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的赏赐,见者有份,我们不如平分了吧。明天一早就下山各奔东西,反正除了我们四人没有第五个人知道。”
  
  独行侠和闻香起舞没吱声,红颜劫却叫了起来:“这可不行,四个人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迟早会暴露的,我可不想为了区区二十五万丢了工作甚至坐大牢,我们还是报警吧!”是的,红颜劫有一份薪水相当丰厚的银行工作,没必要冒这个险。
  
  红颜劫当即拿出手机,谁知立即哭丧了脸叫起来:“糟了,手机被刚才的大雨淋透了,没法用了!”她这一说大伙也掏出手机,然后同样叫了起来:“我们的也没法用了。”
  
  这时闻香起舞开口了:“这样好了,明天一早大家一起带着密码箱下山报警,现在先吃晚饭吧。”
  
  大家说行。简单地吃过后红颜劫嚷嚷着太累了要休息,于是让男士睡东房,因为密码箱在东房,他们有保护的责任,女士睡西头房。
  
  闻香起舞正要进房休息,多情剑客却神情颇为怪异地凑了过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来,讪讪地说:“我说,良辰美景不可再得,机会错过了不会再来,我能请你出去散散步吗?”
  
  闻香起舞一听脸刷地红了。是的,山里的夜景真的美极了,空山新雨后,月华胜水万簌俱寂。清凉的山风吹在身上如临仙境。于是她点了点头,便和多情剑客一前一后出去了,临出门前没忘了带上水杯。独行侠和红颜劫相视一笑,一路上他们早就看出多情剑客对闻香起舞怜香惜玉了,要是两人真牵手相爱倒也不失为一段驴友佳话。
  
  在一块平坦的草地上两人坐下来后便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正聊得起劲,闻香起舞忽然担心地说:“你说留下那两人在屋内会不会出事?”
  
  多情剑客摇摇头,说:“独行侠看上去是个本分人,红颜劫更是个循规蹈矩的上班一族,不会有事的。”
  
  夜越来越深了,两人越谈越投机、越谈情越浓,到最后竟相互依偎着睡着了。
  
  清晨清脆的鸟鸣声惊醒了两人,经此一夜他们似乎已心有灵犀,当下情不自禁地手拉着手往回走。走到门口时一点动静也没有,显然屋内的两人还没起身。多情剑客便进了东房去叫独行侠,就在这时听到西头房里响起闻香起舞歇斯底里般的尖叫声。
  
  多情剑客旋风般跑进西头房一看,却见闻香起舞瘫倒在地浑身发抖,再一看,红颜劫朝天躺着,左胸竟插着一把尖利的小刀,而且身上衣衫凌乱,这时独行侠也闻声起床跑了过来,一见这情形也吓得魂飞天外。
  
  闻香起舞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兔子般躲到多情剑客的身后,手指着独行侠却说不出话来,多情剑客一下子明白过来,一把揪住独行侠吼道:“是你见色起意杀了红颜劫?”
  
  独行侠手直摆,神情慌乱语无伦次:“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昨晚我太累了,你们一出去我就睡了,我真的没杀她……”
  
  闻香起舞这时才牙关打着颤叫出声来:“不是你还有谁?昨晚我们俩全在外面,只有你有作案时间。多情剑客,快下手啊,先下手为强,不然,他会杀死你我的!我不想死啊,你说过你喜欢跟我在一起的……”
  
  独行侠一听紧张了,因为多情剑客的身架跟他差不多,一旦交起手来鹿死谁手真的难料。就在这时却见多情剑客若有所思地一摆手,说:“等一下,我们都冷静点,这事不会这么简单,如果红颜劫真是独行侠杀的,那他为什么不顺便杀掉我们却一直等到我们回来还睡大觉?这样好了,咱们这就下山报警。”
  
  闻香起舞叫了起来:“咱们先吃顿早饭好不好?我可饿死了,多情剑客,麻烦你到小溪边打点水来,屋内没水了。”
  
  多情剑客一听连忙找了个盆子出了门,看他一走闻香起舞一下子北京比较有名的癫痫病医院紧张起来,掉转脸对独行侠说:“我全明白了,红颜劫是多情剑客杀的!”
  
  独行侠一听吓了一跳,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闻香起舞,问:“有什么证据?”
  
  闻香起舞竭力回忆道:“昨天夜里我和多情剑客相互靠着就睡着了,可是夜里我迷迷糊糊地觉得他离开了一会,现在我才明白,他昨晚约我出来并不是喜欢我,而是故意制造出一个不在现场的假像,然后在夜里再潜回屋内下毒手。还有,一开始也是他要开箱子的,而且他竟会开密码锁,又是他提出要分钱的。你说,他不是凶手还有谁?”
  
  独行侠一听也紧张起来,问:“可他的作案动机呢?”
  
  闻香起舞一脸的肯定,说:“因为钱啦,你甭忘了这屋内可有一百万巨款哩。为了钱,有些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他迟早会趁你不备对你下手,他能杀红颜劫就能杀你我,所以呢,咱们最好打他个措手不及,否则红颜劫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独行侠点点头,又听得闻香起舞说:“我出去盯着他,你快做好准备!”
  
  不一会多情剑客打水回来了,他刚一脚踏进屋,呼的一声响,埋伏在门后的独行侠就是一棍袭来,不料多情剑客头灵活地一歪竟躲开了,两人随即殊死搏斗起来。
  
  独行侠一棍在手胜算更大些,搏斗了老半天他终于瞅准机会一棍砸在多情剑客的头上,多情剑客闷哼一声倒了下去,独行侠俯下身正要拿绳子绑了他,却见多情剑客一个翻身,手中防身短刀一扬,竟深深刺进了独行侠的小腹。独行侠疼得大叫一声,拼命一棍再次砸在多情剑客的头上。
  
  多情剑客终于不动了,独行侠也是伤痕累累血流满地,浑身无半分力气了,他见闻香起舞站在面前,便虚弱地喊道:“凶手被我制服了,你快救救我!”
  
  却听闻香起舞语调怪异地说:“是吗?好的,我来救你,”随即咚的一声响,她一棍狠狠地砸在独行侠的头上。
  
  不知过了多久独行侠醒了过来,第一个反应是受了刀伤的腹部疼痛难忍,随即惊讶地发现自己被绑得结结实实,同时鼻子里闻到一股奇特的味道,吃力地抬头一看,闻香起舞正用鼻子通过一根管子在一张银亮的纸上吸着什么,此刻闻香起舞的表情是说不出的满足与快乐!
  
  见独行侠目瞪口呆的样子,闻香起舞闭目回味了片刻,然后睁眼得意一笑,说:“是的,我在吸毒!本来我有个好工作,我是一名外科医生,可是因为毒瘾越来越大,我卖光了一切,再也买不起毒品了,你能体会到没有毒品的日子是多么的痛不欲生吗?我这次来大青山就是想在这结束生命的,不想撞见了这么一笔财富,它足够让我快快乐乐地度过一大段神仙日子哩,所以我决定不自巢湖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杀了。”
  
  独行侠什么都明白了,昨天进山时疲劳的闻香起舞转瞬间却容光焕发,原来是去吸毒了。他嘶哑着嗓子叫道:“这么说红颜劫是你杀的?”
  
  闻香起舞嫣然一笑,说:“是的,昨天晚上跟多情剑客这个多情种子在一起时,我在随身带的水杯里偷偷放了安眠药,我因为失眠每晚都要服药的,然后撒着娇要多情剑客喝了下去,结果他沉沉睡了一夜。只可惜药带少了,否则早就让你们一个个全都死光了,也就不会费这么多事了。”
  
  独行侠只听得浑身发冷,问道:“于是你夜里潜回来杀了红颜劫?”
  
  闻香起舞点点头,面无表情地说:“老天保佑红颜劫像死猪一样地睡着,我便一刀刺进她的心脏,别忘了我可是一个外科医生,我太知道怎样一刀刺进心脏而使她不发出一点声音了。我本也想送你跟她一块走的,可我不敢,毕竟你是个男人,万一刺不死你可就麻烦了。”
  
  独行侠倒抽一口凉气,说:“你可真下得了手啊!”
  
  闻香起舞面目铁青地说:“为了能弄到钱吸毒,我只能豁出去了。”
  
  她又说:“今天早上我本想嫁祸于你,然后来个坐山观虎斗,不想这多情剑客竟不肯上当,于是我又向你虚构出他昨天夜里离开我的情节,然后又跟出去对他说要防备你暗中下手,结果你这个笨猪真的上当了,哈哈哈……”
  
  独行侠痛苦地说:“我真的很笨,笨得不可救药,可是,闻香起舞,不,应该叫你闻毒起舞,你也别得意太早了,警察马上就会来的。”
  
  闻香起舞一听咯咯笑了起来,说:“你还会吓唬人?这深山老林的,警察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来?”
  
  话音刚落远处忽然响起杂乱的脚步声,闻香起舞一听脸色陡变,往外一看,果然是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她一下子像光脚踩上了火钳一样暴跳起来:“他们是怎么来的?”
  
  独行侠冷冷地说:“因为在你刚才外出的时候我报了警。实际上我的手机没有淋着雨,我昨天之所以说谎,是因为当时我心里闪过一丝杂念,我……也想这钱,可还没等我想出主意红颜劫就死了,我这时才恍然大悟:惟有生命才是第一位的。唉,都怪我,要是我心中没有贪欲及时报警,也就不会有惨祸发生了。”
  
  不久事实清楚了,那密码箱里的钱是一名畏罪潜逃的贪官带去的,他把钱放到床下后到屋后方便,不想突遇泥石流,结果送了一条命。
  
  独行侠知道后仰天长叹:“都是贪欲惹的祸,贪欲真的是个会吃人的无底深渊啊!”

标签:深渊,吃人

上一篇: 日子 下一篇: 瓦瓮与美梦
© wx.yshxj.com  爱书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